阴阳师/全职高手/APH


脑子里有个洞

边刷作业边回顾魔卡少女,然后亲手拆了当年喜欢的cp(心情复杂)

虽然弹幕一直在刷阴险的四眼,但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喜欢上了艾利欧,又从樱狼慢慢爬到了艾樱(die

咸鱼如我也要自割大腿

……

先立个flag

[方王]accident

*写的很开心(你
……好了我冷静下来了。

*主题:女孩子

*好像略跑题?



0.
【如果你某天醒来,发现自己产生了一些质的变化。】

比如说多了那个什么东西啊少了那个什么东西啊。
“啊啊啊——”

【……请不要惊慌。】

1.
作为一个纯洁宅男,这么久来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,可现在命运已经将他和未来女朋友的爱情彻底斩断了。
方士谦,作为微草战队的放心奶,正迷失在人生的方向之中了。
不,现在应该只能用“她”来称呼。

#818当年那个变性的微草副队#

#公举变成真公主就问你们服不服#

#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#

#我的谦儿啊你这是何苦啊#

“一定是太暗了的缘故。”
方士谦...

[方王]亲密关系

本来是想写出一点少年的感觉,后来就变得有些奇怪了。



当方士谦第三次装作若无其事地从他面前走过,脾气再好的人也是会愠的。
王杰希抱着枕头要和沙发化为一体了:“你挡着我了。”
方士谦挡在他面前,他往哪儿探头对方就往哪儿杵。最后他抄起电视遥控器关了电视,坐在茶几上,腿一伸架到沙发上:“你要尊敬长辈。”
王杰希不想理他。


方士谦住在王杰希隔壁,是绿藤红墙那边那户人家的孩子。
一个人总是很无聊的,所以他经常爬上墙边的一棵树再干脆利落地跳到门前的草坪上,当然,这一切只局限于前门紧闭的时候,他很喜欢王杰希的妈妈,不想给她留下坏印象。
最初他翻墙远没有现在这么灵活,没掌握平衡直接摔上去也是有的,摔得...

[方王方]一盏灯

*和上篇好像并没有什么关联的下篇



方士谦手里的十字架是第一纪元中期的时候得到,自此以后他就没有功夫闲下来了。

王杰希的原话是,“不会让你白吃白住的。”可能他认为自己说得够委婉了,但实际上并没有,方士谦依旧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,当即抄起十字架摔门离开。

小朋友长大了啊……

不久,他抡着一柄长斧来找王杰希单挑的时候,王杰希差点没有一扫把甩到他脸上。


理念不合的时候就会吵起来,还冷战,频率相当高。王杰希面无表情,方士谦故作冷漠,气氛时刻剑拔弩张,夹在里面的人身处冰火两重天,叫苦不迭。


王杰希敲门:“吃饭。”

方士谦不吱声。

王杰希于是去捎着饭菜再回...

[刘卢刘]这是无悔的青春……啊

*不良paro

刘卢刘

really OOC really多的老梗 没有中心思想


事件的起因是一封情书。


刘小别回校的时候发现的。篇幅不长,措辞含蓄,没有署名,末尾处还写道午时天台见面。一旁袁柏清要凑过来看,刘小别嫌弃地把他的脑袋推过去。

“写了什么?”

“挑战书。”

袁柏清怒:“你驴我!哪有挑战书是装在粉色信封里的!”


刘小别巨冤。


“先不说这个了,”他随手将信封塞进课桌里,“昨天晚上怎样?”

哦,转移话题呢。

“一说我就来气!昨天你不是不在吗,我们在那圈巡着,好不死地碰上那群蓝雨了!”

刘小别放空思想,“哦,那打起来没。”

“这倒没,”袁...

[方王]约会2.0

我在写什么呢我……

OOC


怎么会突然聊到他呢?方士谦不解。


友人A评价,无论是人前的表演或是人后的言谈举止,王杰希都是无可挑剔的。

方士谦说不过他,只好咬着吸管盯着他,心不在焉,时不时点几下头,明显看出来是敷衍。“你是王杰希的粉?”他问。

“有谁会不喜欢这样的人呢。”友人A反问。

方士谦想也是。


“现在几点了?”

友人A瞄了眼手机,“一点半。”

“那抱歉了,”他捞起椅背上的外套匆匆推门出去,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不在坐会儿?忙着干什么呢?”

方士谦委婉地说:“约会。”


王杰希还没来,方士谦手机上的短信却炸了。

他粗略看了看,无非是对脱团狗抛下...

无论你身在何方,远方该有赞颂你的诗歌

*微方王向


没有人喜欢失败。

那是第六赛季的事,微草在摘得一冠之后被厚积薄发的蓝雨成功狙击,失去连冠的机会。

方士谦心里失落,但是他没说出来。

他只是对低落的队友们说,没关系,第七赛季我们再来。


从出道至今,连继续荣耀下去都变得有些悬乎,他那一颗热血的心还没来得解放,就即将坠落了。他的一步步是飘的,仿佛踩在软绵绵的云上。

他回头看了那个舞台,灯光和欢呼,而脚下只有昏暗的通道,看不清的未来和方向。


走出场馆的时候,街上的灯已经亮起来了,一点点的连起线。

夜空也很少有那么晴朗的时候,他心境茫然,只感觉自己是芸芸众生之一,不知何去,不知何从。


第五赛季的时候,方...

[方王方]渡河

*迷一样的用词和OOC


枯草,河川,夕阳。

王杰希低头看着足下,石头线条是圆滑,踩上去还有些湿润,不久前河水还涨到他脚边,而如今已经退去了一大半。河滩上,他来回周转了几圈。

这水是养不起河岸上的草的。


不知过去多久,也不管是数天数年了。

目之所及的水面上,出现了一艘小船,搅弄着浑浊的江水,悠悠地朝着这儿来了。王杰希欲上前,来人头戴斗笠不急不恼,篙一支,斜在他面前。

“是客?”闲散慵懒。


王杰希摇头。

“可否,送我渡河。”


他抬头,晦暗不明,讲,“若我不渡,你又能如何呢?”


“我觉得,”王杰希想了想,“我可能见过你。”

“那不得了了。...

[方王方]一盏灯

※OOC



一盏灯能照亮的时间长短,取决于里面的灯油多少。

但方士谦却不是这么认为的,“这得取决于你所希望的。”他说,“哦,如果你希望是永远,我也可以做到。”


方士谦不是一盏普通的灯,他可能是一位宿于灯里的神明。

“出身不能代表一切,就算我以前有多伟大——那也已经不属于我了。”他说,“另外,我也不喜欢灯神这个称呼,我有名字。”

“方士谦。”

“对。”方士谦很满意,“你可比那些傻缺们好多了。”


王杰希正打理着他的灭绝星辰,扫帚随着他的动作洒下一些亮晶晶的粉末,他连头都没抬,“你——是不是有很多仇人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嘴欠招恨。”

方士谦仍据理力争,“...

[方王方]套头毛衣

王杰希做早饭的时候听到房间里一阵声。

他敲敲门。

方士谦你怎么了?


方士谦:杰希救我!我头卡住了!

王杰希:……

王杰希:方士谦你是不是傻。

方士谦:……我穿错衣服了。


说好的头大人聪明呢。


© 几何Monster | Powered by LOFTER